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散文 >

    感悟高庙

    时间:2008-04-20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张树荣
         慕名前往沙坡头,却在中卫县城逗留了一日,便去了高庙。公园不大,照例是水泥石子通道,绿色草坪,亭台楼阁,石山,也有小桥流水,在细雨中凸显江南水乡园林的幽谧神韵。值得一提的是,规划专家大胆采取拿来主义,将北京颐和园内的石舫引进到这个小公园内,为这个城中之园增添了最靓丽的一笔。

         由保安寺山门进入高庙。踏上台阶,便是蹬楼。庙高三层,重楼叠阁,亭廊相连,飞檐峭壁,翼角高翘,古朴典雅。大雄宝殿巨大的红色木柱,大幅的灰色瓦片,砖雕牌坊和剥落的墙壁骨子里有一种天然的傲慢之气。屋檐之间,雕梁画栋依稀可辨。看到此境,不免有唐诗里所说的“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之感。泥塑金饰的释迦牟尼体态丰腴,表情逼真,笑对天下,那充满爱和宽容的笑在见不到阳光的佛堂仍然闪着光辉。置身其中,使人顿然弃浮华。疲惫浮躁的心会变得温暖而沉静,潇洒达观,于嚣尘而自尊自重自强自立,不卑不畏不俗不谄。古砖、古画依旧宁静而安详。同行的文友中有人上香叩首,求得顿悟、智慧、灵感,从而纯净心灵。穿透百年蛛网、千年窗纸,穿越亘古风烟、时光隧道,感应最灵性的天籁。静静地看,细细地品。欣赏之余,目迷五色的人就带上些嫌弃,访旧探宝的人获得的却是一份惊喜。已是旅游淡季,游人不多,三三两两,不拥挤,也不嘈杂,耳畔没有烦人的尘嚣,却有天籁之音缭绕耳际。在那里,你能明显地感觉到,安静是一种内心的生活,是一种超然的境界,是将身心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机巧。每当用审视的目光看待当今的时代,我总有这样的一种感觉,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社会太浮躁,太急功近利,这一切像一条湍急的河流,裹夹着我们,左右着我们的思维,令我们匆匆地、惶惶地追随着时尚的大潮,无暇顾它。而置身于这烟霭迷离情怀中,你会感到尘嚣在渐渐地退隐,内心弥漫着一种纯粹、高尚的情感,红尘的一切都远了,心境澄澈幽远。能让我们在匆促中放慢自己的脚步,整理一下我们纷乱的思绪,进而找回一些属于自己的思想。陪同我们的田成玉先生博学多才,对古文化有很深造诣。不仅学问好,性情也修炼到家了。他一脸和善,目光里透出来的是内心的安静,是对喧嚣世界的推拒。据载,中卫高庙历经六百多年,风吹雨蚀,仍安然无恙。楼台殿阁尽由狭窄走廊和悬梯相连,游人只能鱼贯缓行,想快也不能快。这大概正是它的巧妙科学之处。几百年前的手艺人,在饥寒交迫之中,却能够做出这样巧夺天工的活计来。历史与文化,记忆与血缘,智慧与美都凝聚在古老的建筑里。在这六百余年历史的高阁里现代人不住地打着手机,让人有一种恍若隔世的迷惘。

         仿佛走进时光隧道。如果说居高临下的大雄宝殿是净澈心灵的天堂,那么其基座底下则是名副其实的“地狱”。鬼门关使人心惊肉跳,转生狱、伸冤狱寄托了人们的某种愿望,人的一生说到底也只是一个过程一段经历。无论是政治家,乡野村夫或者引车卖浆之流,都只是偶然聚集在这个天地大舞台上扮一回不同角色而已。虽然其间经历或辉煌,或惨淡,或显贵,或卑贱,但最终的结局都会化作泥土而魂兮归去。锯解狱不由得让人想起了《祝福》。祥林嫂孑然一身,在祝福的爆竹声中倒毙于路边的时候,曾迫不及待地探问究竟有无灵魂,究竟有无地狱。她惴惴不安地希望其有又希望其无。我们能够高明多少?人一生中总是有所得有所失,有所成有所不成,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意外的惊喜或飞来的横祸。无论我们遭遇不幸还是喜逢好运,都该处之泰然,喜不自傲,丧不自悲,以豁达的情怀去面对幸与不幸。

         走出高庙,在繁华的都市并不宽畅的街道上,匆匆奔走着同样浮躁的行人。蓦然发现,人人都在赶路,人人都在奔忙,一脸的紧迫。活着,就得忙。忙着上班忙着回家忙着求学忙着买卖,有时干脆就是没道理地瞎忙,到头来,长叹一声却不知自己在忙些什么?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沙坡头之歌
    下一篇:沙坡头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