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散文 >

    神奇宁夏

    时间:2008-04-20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薛刚
       
    宁夏
    中国的版图上,
    你婷婷玉立;
    祖国的儿女里,
    你娇小、秀丽!

    背依着贺兰山,
    臂挽着黄河水;
    目望着太阳升起,
    灿烂的笑洒向黄土地!

    沙湖是你作的画,
    沙坡头是你作的诗;
    “塞上江南”——
    是你弹奏的旋律!

    亲吻吹来的西北风,
    拥抱飞落的沙尘暴;
    春天啊,所有灵动的春天,
    因你而更温暖、亮丽!

    羊肉依然飘溢美味,
    糖茶依然荡漾香郁;
    捧起迎客的美酒,
    让月光都有了醉意!

    南方的云,北方的风,
    东方的海,西方的霞,
    奔向你温馨的怀里;
    变成晨露,变成甘雨,
    滋润你——
    那痛并快乐的日子!
    大银川

    怎一下子来了那么多吊塔,
    像蜻蜓一样驻进了银川!
    清晨,把太阳从东方吊起来,
    也把人们的希望吊了起来;
    傍晚,把星星从西方托起来,
    也把人们的梦想托了出来。

    怎一下子冒出那么多电杆,
    远看像船的桅杆挤满了银川!
    银川是港湾吗?
    如果把腾格里和毛乌素看成是海,
    银川怎么不是港湾呢?
    卸下的是沉甸甸的喜悦,
    装上的是甜蜜蜜的期待;
    夜银川繁星似的灯火,
    让人沉迷现在而又憧憬未来!

    怎么一下子新出了那么多广场,
    像一幅幅画镶钳在银川!
    被混泥土森林挤压的心,
    鸽子一样在画中放飞;
    被车轮和马达鼓噪的情感,
    鱼儿一样在画中游憩。
    风帆和草坪,鲜花和喷泉,
    相互倾诉着生活的艰辛与愉快。

    怎么一下子跑出了那么多马路,
    像一匹匹骏马驰骋在银川!
    车轮和车轮不再挤得街道尴尬,
    日子变得流畅欢快;
    人和车不再争得马路羞愧,
    生命变得珍重、善待。
    宽阔的五十里长街啊,
    吸吮黄河的温柔,
    咀嚼贺兰山的豪迈,
    历史名城生发了新的文脉!

    访古

    水洞沟
    流淌了三万年的泉水,
    至今还在沟里淙淙;
    站立了三万年的土沟,
    至今还在水上威风;
    目睁了三万年的窑洞,
    至今还在沟壁上闪动。

    我看那淙淙泉水,
    是先人们不竭的灵性;
    我看那威风土沟,
    是先人们不倒的身躯;
    我看那闪动的窑洞,
    是先人们启蒙的窗口。

    长城
    土拥土成墙不是妄说,
    墙拥墙成城不是梦想。
    三千里宁夏长城,
    无不显示土的力量!

    如今虽已残垣断臂,
    却也逶迤出秦至明的强盛。
    “长城博物馆”在宁夏?
    谁能有负苍天厚土的滋养!

    西夏王陵
    一个强大的王朝埋葬于山冈,
    又矗立于山冈;
    一段火山灿烂的文化洇没于正史,
    又从来没有被遗妄。

    面对巍巍贺兰山,
    它或许知道自己的渺小;
    面对芸芸后来者,
    它或许骄傲自己曾经辉煌。

    我读着那艰涩的文字,
    仿佛有虫咬噬着胸膛;
    我读着那金字塔似的坟岗,
    仿佛有一道灵光击穿了我的思想!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沙坡头的沙
    下一篇:寄语中卫(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