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散文 >

    乡情亦是大文章

    时间:2008-05-07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       

     

        故乡,是莽莽苍苍的诗;故乡,是郁郁葱葱的画;故乡,是峰回路转的河;故乡,是柔情似水的沙。

        品读《情系故乡》,备感意味深长。一次同学聚会,竟然牵出了一座碑、一本书和一群情重心柔的志士半个世纪的万千感慨与一腔豪情。“感”从何而来?“情”从何而生?这些老人们借离合之情,诉兴衰之事,所言之处,无不折射着中卫50年来的岁月蹉跎和世事沧桑。历史是写人的,历史也是人写的。人,不辜负历史,历史也决不会辜负人。50年的同学相聚,无疑是对友谊的一次庄严检阅,是半个世纪的生活之舟在时空宽阔的河流上荡过风风雨雨之后,共同敞开心灵的门窗,一起品味粗茶淡饭中如饴的甘美,共同塑造生命中坚韧厚重的精神支柱。

        唐代陆龟年曰“碑者,悲也”!一个“悲”字,道出了寄寓良深、光前裕后的心底世界。这些老人们不是“悲”天,也并非“悯”人,而是选择  以己之慷慨,为沙坡头立碑的善举,这不能不说是组织者和参与者因乡恋而发酵的赤子之情。山以石为骨,人以气为神,这个“气”就是才气、大气、正气与豪气。一座碑,无非是一块冷石,但它耸立在千里黄河之滨,万顷沙海之首,如柏,如松,如剑,如峰,耸立着可亲与可敬,耸立着润泽与坚凝。

        《沙坡头碑记》出自大师之手,是空灵而不是空寂,它的本质是美,是超越,是升华,是一种境界。岁有其物,物有其情,借物咏怀,言在耳目之内;陶冶性灵,情寄八荒之外。为山水添景,为时代造势,为情节架桥,为灵魂铺路,功德无量,可敬可钦。

        《情系故乡》依我看是又一座碑,“立身,立业,立德,立言”乃古人终极追求。魏曹丕言:“生有七尺之形,死唯一棺之土。唯立德扬名,可以不朽;其次如著篇籍。”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浮沙高拥隐边墙,渺渺烟云接大荒;山引贺兰峰积翠,沙通星宿水流黄。”清乾隆年间,中卫知县黄恩锡以卫宁风土民情漫写《竹枝词》、《沙坡吟》等诗词杂咏,为我们留下了灿烂宝贵的文化遗产。今天,这些年过古稀的老人们俯仰平生而砥节砺行,黎明即起而笔耕不辍。无沽名钓誉之嫌,有追求旷达之实;以一才一技之长,一言一行之美,为家乡,为社会创造了又一笔精神财富,足见作者之钟情,编者之匠心。纵观统篇,没有风花雪月,没有感伤宣泄,完全是从时代需要的审美情趣中超越出来的人生感悟。

        马克思说“人类是按照美的规律改造世界的”。塞上中卫,得自然之道,积人文之理。今逢盛世,以德治国实现民族复兴,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德”为人之根,须培其根而固其本。根茎未固拥之以沃土,枝叶未茂溉之以灵泉。文化乃精神之沃土,社会之灵泉。建设中等生态旅游文化城市是我们的战略目标,这个目标的实现需要文化之薪相传,社会之力相合,需要更多的志士仁人为中卫的发展与繁荣创造出更加灿烂的精神文化财富。我相信,到沙坡头旅游的人们会为这片石生辉、意境超妙,寸山多致、尺岁怡情的心灵净化而祝福这些老人们健康、快乐。同时,期盼他们60年的再次聚会。

        孤烟散尽,落日熔金。老人们为一种寄情勒石立碑本身就是一种精神,为这精神作序只恐笔拙难尽其意。

    古人云:“高山仰上,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向沙漠进军
    下一篇:世外桃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