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厚重沙坡头 > 散文 >

    美哉沙坡头

    时间:2009-10-31 00:00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点击:

                         孙子兵(彝族)
         天下黄河富宁夏。
         古老的黄河,野马般奔腾着穿山越谷,经黑山峡一个急转弯,流入宁夏。
         这个急转弯,造就了一个神奇的自然景观——沙坡头!
         沙坡头,位于中卫县城西20公里处的腾格里沙漠南缘旅游胜地,是草原与荒漠、亚洲中部与华北黄土高原植物区系交汇地带。
         几十年前,这里只是黄河岸边的一个大沙丘,一片人迹罕至的不毛之地。只有沙的黄色,没有树的绿色。
         是包兰铁路的兴建,给这里带来了活力;是中卫固沙林场的创立,给这里抹上了生命的绿色。
         悠悠岁月,由古而今。
         天赐奇景与人类的不懈创造,使沙坡头成为融自然景观、人文景观、治沙成果于一体的旅游之地,被世人称之为“世界沙都”和“世界垄断性旅游资源”。
                  北面是沙漠,南面是绿洲
        
    北面是沙漠,南面是绿洲。
         在沙漠和绿洲之间,是美丽的沙坡头。
         南面,重峦叠嶂、巍峨雄奇的祁连山余脉蜿蜒起伏,险峻挺拔、云遮雾绕,名曰“香山”,万里长城蜿蜒山间,依稀可辨;北面,沙峰林立,绵延万里的腾格里大沙漠浩瀚壮阔、神秘莫测,使人心驰神往;中间,一泻千里的黄河横穿而过,一改往日的汹涌成为文静秀美的少女,平静缓流,充满了无尽的温柔,滋润着两岸沃土。在沙与河之间,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绿洲。
    沙与河,这对本不相融的矛盾体,在沙坡头却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巧妙地融合在了一起。
         站在沙坡头放眼眺望,黄河、大漠、青山、绿洲尽收眼底。
         胜景如画,既有江南景色之俊秀,又有西北风光之雄奇。
    浩瀚无垠的腾格里大沙漠、蕴灵孕秀的黄河、横亘南岸的香山与世界文化遗产战国秦长城、秦始皇长城……
    谱写出了大自然和谐的梦幻交响曲。
                      相依相伴
         湛蓝的天空下,大漠浩瀚、苍凉、雄浑。
         起伏连绵的沙丘,如同凝固的波浪一样高低错落,柔美的线条显现出它的非凡韵致。
         沙坡头,你是一片梦幻般的沙漠。
         沙子细腻、柔软,没有一丝尘土;清纯、干净,在阳光下泛着金灿灿的黄色。
         在苍茫的沙海中,两棵孤独的树相依相伴。
         它们站得那么近,树枝和树枝相牵,像一对恋人在亲热,又像一对母女在谈心。
         一阵微风吹来,叶子和叶子窃窃私语。
         拂面的细沙,在偷听他们说话。
         在看不见的沙子下面,在深深的地下,他们的根连在一起,温柔缠绵。
         让我想到一个心动的词汇——永远。
         相依相伴到永远。
                     驼行沙坡头
         驼,是沙坡头最忠实的崇拜者。
         大漠暮归,驼铃声声……
         黄沙之上,一队人和驼由远而近,走进了画面。
         人是旅人,驼是鸣驼。
         踏着暮霭,沿着漫长的沙坡,迎着辉煌的夕阳,蹒跚而行。一不小心,就会掉进由阳光照射沙坡而产生的黑暗里。
         那是大自然的黑暗,也是心灵的黑暗、生命的黑暗。
         那人,那驼,他们要去哪里?他们能去哪里?
         此景此情,有人泪如雨下……
                     金沙鸣钟
         每个人都有无法忘记的事情。
         滑沙,是沙坡头最美丽的一道风景。
         乘坐滑板,从百米高的沙山顶上滑下来,随着沙山的坡度加大和下滑速度的加快,顿觉两肋生翼、两耳生风。
         转眼之间,便冲到了沙山下。
         在有惊无险的瞬间,体味到了滑沙的刺激与快乐。
         站在沙坡下抬头仰望,但见沙山悬若飞瀑,人乘沙流,如从天降。
         有钟鸣之乐,无染尘之忧。
         所谓“百米沙坡削如立,碛下鸣钟世传奇,游人俯滑相嬉戏,婆娑舞姿弄清漪”,正是这一景观的写照。
         故曰:滑沙听钟,坡底戏泉,物我两忘,其乐无穷。
                       雪之恋
         没有喧哗,没有羞涩,没有预兆。
         雪,说下就下了。
         就这样,纷纷扬扬,清清爽爽,飘啊飘,一飘飘到沙漠上。也飘在所有游人的心坎上,飘在所有干净的房顶上。飘在树上、  草上,飘在羊皮筏子上,飘在荆棘上,飘在一匹骆驼的脸上……
         雪一下,沙的世界就成了雪的世界。
         整个世界,都交给了雪,都属于雪。
         大地的乳房,在沙坡头露出了洁白的肌肤。
         圆润、性感、娇艳,令人遐想。
         从此,爱雪的人就爱上了沙坡头。
                      走进腾格里
         从沙坡头向北,唱起一首古老的歌谣,我们走进了一望无际的腾格里沙漠。
         古丝绸之路,就从这里经过。
         神圣的腾格里,沙峰起伏,绵延万里,似大海波涛,平湖起涟漪;神奇的腾格里,敞开宽广的胸怀,用他粗狂的朔风,接纳了我。
         沙漠探奇,神奇莫测,变幻无穷。
         我看到了沙漠里的长城、湖泊、绿洲、平原、日出、日落……
         在前方,骑骏马、喝奶茶、载歌载舞,一幅别具特色的牧民画卷,被腾格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那是何种如诗如画的生活。
         浓酒飘香,歌声绕耳。
         如醉如痴的旅程,就从这里开始。

    (责任编辑:admin)